北京pk10怎么抓大特|赛车北京pk10精准计划

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聽書樓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都市逍遙仙帝 桃運大相師 山村莊園主

549 三爺護媳婦兒:我看誰敢帶走她?

      京城市醫院

    一輛電梯緩緩而下,醫院人多,走走停停,饒是單層電梯,也耽擱了不少時間,抵達一樓時,傅沉原該下去,京寒川則要去b2,京家的車子在地庫中。

    兩個護士推著車,一群醫護人員從他們面前小跑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聽說有人撞人啦,其中有個受傷的還是孕婦,都流血了,這是要鬧出人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推人的還是個小姑娘,就那個誰,去年還在網上火了一陣的,當時就看出那丫頭不一樣,長得挺乖巧溫柔的,不曾想下手這么狠!”

    “母女二人都被撞倒了,其中一個懷孕的,那孩子怕是懸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沉與京寒川對視一眼,因為幾分鐘前,宋風晚就發了信息,說她已經快到醫院門口了,那不就是……

    兩人沖出電梯時,醫護人員正把鄒莉安放在車上,推著醫護車往急診室跑。

    車子從他們身側呼嘯而過。“不好意思,麻煩讓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傅沉蹙著眉,十方伸手,“三爺,宋小姐!”

    傅沉心間壓著口氣,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這賀詩情簡直喪心病狂。

    “臥槽,我去幫忙!”十方剛要動作,就被傅沉攔住了,“你去跟著鄒莉。”

    “三爺?”

    “看一下什么情況,快去!”傅沉極少用如此冷厲的聲音說話。

    十方憤懣得咬牙,直接跟著往急診室沖,媽的,跟著鄒莉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京寒川挑眉,“你的侄媳婦兒現在是整個傅家重點保護對象,你大嫂還叫了娘家的表兄妹過來陪她,寸步不離,她下不了手,結果找你媳婦兒開刀了。”

    傅沉捏著佛珠,力道忽重,指甲都泛著一絲青白。

    快步朝著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而賀詩情則被兩個護士攙扶起來,渾身都落了灰,額角蹭破皮滲出血珠,腳一瘸一拐,甚是狼狽。

    “你們快給我攔著她,不能讓她跑了!”賀詩情氣若游絲般,還伸手指著站在一側的宋風晚。

    賀家的保鏢剛要過去抓著宋風晚,千江動作更快的擋住了他們。

    方才拖出鄒莉,避免她被壓傷、二次傷害的也是千江,那是人命,即便是素不相識的人,她也會出手。

    “宋風晚,就算我們賀家之前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你也不用故意推我,害我撞著我媽,你明知道她懷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,你就是個殺人兇手!”

    “你這小姑娘,心腸怎么會如此歹毒啊,我媽要是出點意外,我饒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賀詩情疾聲厲色,雙目赤紅,伸手指著宋風晚,活像要把她生吞。

    周圍人更是指指點點,無一不是在說宋風晚心腸歹毒,一尸兩命之類。

    “麻煩好心人幫我報警,我媽要是出事,我不可能讓她走的。”賀詩情哭哭啼啼,那模樣甚是無助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我們先走。”千江護著宋風晚,此刻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已經有人拿出手機開始拍照,現場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“走什么啊,推了人還想走,不許走!”不需要賀家保鏢阻攔,已經有“見義勇為”的熱心群眾上前阻攔。

    “就是,出了事,鬧出人命,還想一走了之,沒這么便宜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站著別走,等警察來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有不少婦人,上前拉扯,千江一個人,面對的還都是普通民眾,一是不好動手,二則他也不擅于和這些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宋風晚難免被人拉扯到,衣服都險些被扯破。

    她此時手中沒證據,真是百口莫辯。

    賀詩情凌亂的長發垂于兩側,嘴角露出一絲陰狠的笑。

    之前若不是這臭丫頭算計自己,她也落不到這般田地,這次就要一次性玩死她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你不能仗著家里有權有勢,就這么欺負人吧,我知道你外公繼父都是名人,我們家現在不如你,但是大庭廣眾,你推人,導致我媽流產,肯定要負責!”

    賀詩情也是陰毒,現場原本很混亂,宋風晚雖然在抄襲事件中大放異彩,但是國民認知度肯定不高,畢竟不是明星。

    此刻她刻意提起,立刻有人認出她……

    “她是喬老的外孫女,嚴家那個繼女……”

    現場頓時炸了!

    對于有錢有權的人,不少人心底還是帶著敵意,在他們心里,這些人就是特權階級。

    仇富心理自古就有,況且此時“證據確鑿”,更不會放宋風晚離開。

    拉扯得越發厲害!饒是醫院保安出動,都沒用。

    “推人流產,這么惡毒的事情都干得出來,不償命也得坐牢吧!”其中一個女人情緒激動,拽著宋風晚的衣服死都不肯撒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風晚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被群起而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讓她償命坐牢,是想此刻就要了她的命吧!”傅沉已經快步走過來。

    賀詩情原本還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,被傅沉聲音打破,慪得險些吐血,他怎么這時候冒出來啊!

    “三……”宋風晚瞧著傅沉,委屈得眼眶泛紅。

    這若是賀詩情過來拉扯她,她真能一巴掌抽過去,可是面前這些,不少都是四五十歲的婦人,和她沒瓜葛,若是她真動手,事情只會越鬧越大。

    不認識傅沉的人很多,只是瞧著他周身做派不是普通人,白衣黑褲,周身冷厲,手中攢著佛珠,分明長了一副不染塵世的謫仙長相。

    偏又染著煙火氣,帶著難以言說的寫意風流。

    一看也不是普通人,原本混亂的現場瞬間變得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賀小姐,你是認識晚晚的,難道還怕她跑了?”

    “你也說了,她背景不簡單,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,你到底在擔心什么?如果警察過來,證明她確系故意傷人,自然會依法給她定罪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喬家和嚴家有錢有勢,還敢公開包庇?你置國家法律于何地?”

    “在這里煽風點火,鼓動群眾對她動手,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傅三爺,我什么時候鼓動群眾了。”賀詩情知道在傅沉等人心里,自己形象早就一塌糊涂,自然不在乎更差一點。

    況且這么多人在,他倆也不可能對自己如何。

    “你故意說她傷人,還點名她的身份,這還不算煽動?”

    “這么多人在看,她又不是黑戶口的人,能跑去哪兒?”

    傅沉說著直接走到宋風晚身邊,將人擋在了身后,“我也想問問在這里逞英雄、自認為見義勇為的人,你們誰真正看到她推人了?”

    “估計親眼看到的不多吧?現在這里氣焰囂張,一群人圍堵一個小姑娘,各種拉扯推搡,但凡出點事,你們誰負得了這個責任!”

    “難不成你們覺得此時見義勇為,出事之后,賀家還能幫你們擔責任!”

    “我倒想看看,今天誰敢對她動手,直接帶走她!”

    傅沉素來慣會找人軟肋下手,這群人不過是看熱鬧的,都不想惹火燒身。

    他說的話字句在理,但凡宋風晚被推倒弄傷,她的家人追究,他們難辭其咎,所以大家聽了這話,紛紛往后退,不敢再動手。

    傅沉轉身,偏頭伸手,將她被扯得有些垮掉的衣領扶正,“受傷沒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宋風晚搖頭。

    “傅三爺,你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嗎?你就這么護著她?”賀詩情氣得咬牙,這宋風晚怎么如此好命,居然能讓傅沉給她出頭。

    這種面慈心狠的男人,從不對任何人假以辭色的。

    幫人出頭這種事,更是極少做。

    “誰說我護著她了,她推人,你有證據,自有警方處理,你算什么?還能代替警方行使抓人的權利?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的怕她跑了,還是純粹想看她被人拉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泄私憤!”

    傅沉說話字句誅心,賀詩情咬緊腮幫,這是她第一次與傅沉正面交鋒。

    傳聞說他慣會殺人誅心,半點不假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可以不護著她,你派人把她攔著,讓這些圍觀的人將她,看守囚禁起來好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以后確認她無罪,我怕后面她要告你一個限制人身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在場誰敢站出來,說他敢擔這個責任!就是你賀詩情也不敢吧!”

    大家都是來吃瓜的,誰也不想吃官司,自然無人敢吱聲。

    “三爺,您是真的要如此幫她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還想對我動手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,我就是擔心之后警察來抓人,包庇一個殺人犯,對您名聲不好。”

    京寒川輕哂這個智障。

    傅沉護著的是自己媳婦兒,誰是殺人犯,自己心里沒點數?

    傅沉不以為然,“如果她真的犯事,自然有法庭裁決,輪不到你在這里煽風點火動用私刑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幫她?”

    “賀小姐,我這是在幫你,如果她受傷,以后告你,我看你也無法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賀詩情氣得咬牙,都說傅三爺厲害善謀略,她今天算是見識到了。

    顛倒是非,明明是偏袒宋風晚,居然說是幫她?

    簡直可笑!

    可是邏輯縝密,她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“傅三爺,我謝謝您。”賀詩情氣得渾身發抖,傅沉這人看事太通透,而是語言上的邏輯,簡直無懈可擊。

    若是她此刻緊抓著宋風晚不放,肯定落下把柄。

    “賀小姐,她跑不掉的,你有空在這里和她糾纏,不應該去關心一下自己母親?”

    賀詩情氣得上火,也只能咬著牙先往急診室走。

    傅沉扭頭看著宋風晚,“我們也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風晚畢竟年紀尚小,面對這種突發情況,那么多人圍攻,還是有點慌亂。

    京寒川深吸一口氣,他倒想留下多看會兒戲,不過他父母今天飛機,實在不好耽擱,“傅沉,我有急事,必須先走了,有什么需要幫忙的,隨時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鄒莉懷孕,賀詩情已經急不可耐了,既然她動手了,那他自然不會客氣。

    京寒川出門時,京家人已經將開到一樓住院部門口,他方才走出去,就瞧著不遠處有個鬼祟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他自小學京戲,眼神比尋常人要好。

    “去那邊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京家人一臉懵,那邊有什么東西?

    原本隱藏在暗處的記者,瞧著大家都進了急診室,他跟不進去,手中攥著猛料,剛準備撤離,就瞧著一群黑衣大漢朝他走過來。

    他心虛得要跑……

    卻被人瞬間按住了,就連手中的設備相機都被收繳。

    “六爺,是個記者,這是他的設備。”

    京寒川挑眉,他也玩攝影,拿過相機,很快就翻找出了之前拍攝的照片。

    那個記者根本不認識京寒川,看他出行陣仗,又聽得一聲六爺,嚇得莫名腿軟。

    “六爺,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就是小記者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帶上車。”京寒川拿著相機上了車,仔細往前翻找,還真的看到了不少好東西。

    不過短短十幾分鐘內,宋風晚推人致孕婦流產的消息,都傳到了吳蘇和南江,就連遠在國外的喬西延和湯景瓷都收到了風聲。

    一時間網絡輿論沸燃……

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新的一周從虐渣渣開始,吼吼……

    求各種票票,有月票或者推薦票的,記得支持月初哈,最近情節肯定會各種舒爽的,嘻嘻

    賀渣渣要氣死了,三爺明明是護著媳婦兒去的,還說是幫她?

    估計要氣到嘔血了。

    。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ftosn.com.cn/novel/22909.html
手機閱讀:https://m.tingshulou.com/novel/22909/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頂部"加入書簽"記錄本次( 549 三爺護媳婦兒:我看誰敢帶走她?)的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月初姣姣謝謝您的支持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