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pk10怎么抓大特|赛车北京pk10精准计划

提示:擔心找不到本站?在百度搜索 聽書樓 |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

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

都市逍遙仙帝 桃運大相師 山村莊園主

第959章 有人想見您一面

      .630shu.co,最快更新良田喜事: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節!

    孟娬當然知道,只要殷珩沒有異動,皇帝就會對他們的孩子好。可他們一旦有什么想法,孩子就會成為首要考慮的籌碼。

    皇帝不會讓他們身而退,他會牢牢把控住殷武王,直到死。

    孟娬神色冰冷幽沉,嬤嬤們極少見過她這樣的形容,一時間不敢再開口說什么。

    她想,當務之急,一定要找個辦法,讓兩只順利地金蟬脫殼。

    很快,崇儀便回來了,道:“旭沉芳那邊隨時等著王妃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崇儀又道:“還有一事,昨夜未來得及稟告王妃。”

    昨晚回到家里已經很晚了,孟娬又照顧兩只洗漱睡覺,也不是時候稟報,故崇儀一直按捺到今天。

    孟娬抬頭看她,她道:“謝初鶯,前幾日在井里溺亡了。”

    孟娬和煙兒都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難怪昨晚宮宴上沒看見她。

    崇儀道:“我打聽過了,她懷有八個月的身孕,一尸兩命。皇上讓她葬入皇陵,后宮上下都不得再議。”

    煙兒震驚道:“她肯定不是自己跳井的,眼看著孩子就要出生了,她怎么可能會去井邊。”

    想也知道,這必然不是謝初鶯自己選擇的結果。

    如若皇帝不想她的孩子出生的話,要動手早該動手,流掉孩子就行了,又何必要她一條命。這應該也不是皇帝的手筆。

    至于太后,整天盼著能有一個含著謝家血脈的皇子;等孩子生下來過后,皇后也會成為孩子的嫡母,不管對太后還是皇后,這都不是件壞事。

    可如果這三人都不大可能會動手的話,那后宮之中還有誰有這個膽子?

    除非這其中還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,謝初鶯不得不死的秘密。

    孟娬無法知道這個秘密,也就不去費腦筋多想了。

    孟娬對謝初鶯最深的印象,還是停留在那年宮宴上,她以舞作畫,贏得滿堂喝彩的時候。

    她是名副其實的才女,容貌上乘,如不是心比天高,理應配個如意郎君,在寵愛中度過一生。

    如今,也只能令人嘆息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太后在宮里日日抄經念佛。

    謝初鶯的事情了了以后,皇后便派了身邊人過來,送了不少養顏補身的東西,又向太后請安,和顏悅色地說道:“皇后娘娘時刻惦念著太后的身體,只是后宮事務繁忙,一時抽不開身親自過來瞧瞧太后。”

    太后道:“皇后事情多,就不必惦記著哀家了。”

    太監總管笑呵呵道:“多謝太后體恤。往后太后這邊有什么需要派人來向皇后娘娘傳個話就成,太后什么都不必操心,只管在宮里頤養天年。皇后娘娘說,如若太后還像以往那樣什么都操心的話,倒讓太后受累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太監總管告退,太后都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她臉上皺紋橫生,愈顯蒼老。

    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濃濃的疲憊,也確實是老了。

    和平王密謀之事落在了皇后手上,皇后這是要架空她,讓她以后只在后宮里當個沒用的老太婆啊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太后一定會給皇后點顏色瞧瞧,只是如今她沒那么多力氣了。

    后來皇室內宴她也沒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聽說殷武王府的一雙孩子也被接進宮里來了,照皇帝的旨意,往后在太學院進學。

    太后便問身邊的嬤嬤,道:“那一雙孩兒長得如何?哀家倒是不曾見過。”

    嬤嬤答道:“說是長得玲瓏剔透,很是漂亮。”

    太后嘆道:“孟娬的孩子,轉眼間都長大了。”

    是夜,太后在佛堂里禮佛。

    嬤嬤進來稟道:“太后,有人想見您一面。”

    太后敲木魚的聲音停了停。嬤嬤便上前,在她耳邊細聲地說了幾句。

    太后道:“哀家有生之年,竟能等到他主動來找哀家,真是破天荒。”

    說罷,她闔上眼,繼續一邊撥著佛珠一邊敲著木魚,嘴里一張一翕地誦著佛經。

    等到誦完經后,外面的夜色已晚。

    這后宮之中有一處凄清的冷宮,冷宮里荒草叢生,了無人跡。

    一人身披黑色斗篷,身邊帶著一名嬤嬤掌燈,悄然去到這冷宮里,推門而入。

    冷宮大門緩緩打開,吱呀聲聽起來分外森冷。

    嬤嬤手里的提燈燈火微弱,里面的光景入目一看,滿是荒蕪。

    這冷宮里已經許久沒住人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定睛一看,已有一人站在那庭中,身影蕭肅冷清,周遭荒草與之為伴,看起來有種莫名的協調。

    太后抬手揭開了斗篷兜帽,露出一張蒼老的臉來,看向那人影。

    他亦緩緩轉身,正面面向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皮笑肉不笑道:“殷武王。”

    殷珩看著她不語。他神色清和,眉眼平淡無波,有種不容褻瀆侵犯之感。

    太后便在嬤嬤的攙扶下,一步一步向他走來,而后經過他身邊,走到冷宮的屋檐下。

    嬤嬤進棄置已久的殿中找了一把椅子出來給太后落座。

    太后吁道:“以往哀家想拉攏殷武王做謝家女婿時,殷武王不為所動,現今兩家水火不容了,還能得殷武王親自找上門來,真是稀奇。”

    殷珩淡淡道:“我無心做謝家的女婿,但兩家拉攏眼下也還為時不晚。”

    太后神色一動,不由抬頭看向殷珩。不過她瞬時把眼里的詫異給掩了下去,眼神里散發出微微矍鑠的光芒。

    太后笑道:“哀家想,若不是那兩個孩子,想必殷武王萬不會走這步棋的。”說著便嘆了一口氣,“堂堂的大殷國殷武王,到頭來被個女人和兩個孩子給絆住了手腳,這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?”

    殷珩語氣尋常道:“于太后而言,總不會是壞事。”

    太后道:“倘若哀家還想著為一己之私而對那兩個孩子或是孟娬不利,反倒叫殷武王無所顧慮了。”

    殷珩道:“他們確實是我的顧慮,如同整個謝家也是太后的顧慮一樣。”

    太后工于心計這么多年,不過是想看著謝家在她的庇護之下根基愈加穩固深厚,即便將來皇位更替,也無人可撼動。只是這些年下來,她越執著與殷武王府作對,謝家越式微。

    她千方百計想除掉殷武王妃孟娬,可最終都為此付出了代價。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ftosn.com.cn/novel/22091.html
手機閱讀:https://m.tingshulou.com/novel/22091/
為了方便下次閱讀,你可以在頂部"加入書簽"記錄本次( 第959章 有人想見您一面)的閱讀記錄,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!請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薦本書,千苒君笑謝謝您的支持!!